蘭州零食美食聯盟

嵊州小籠包現在到底有多火

紹興網2019-11-19 14:08:53


10月18日,央視國際頻道《走遍中國》欄目里,嵊州小籠包“隆重登場”。一時間,這個不起眼的“小包子”火了起來——嵊州小籠包得到一次很好的宣傳,知曉度大大提高,還有很多人從全國各地趕到嵊州學習小籠包制作技藝。與此同時,讓小籠包經營戶糾結已久的一個問題又被重新提起:一直以來,自家的小籠包被冠以“杭州小籠包”名稱,是否借央視節目播放影響力擴大的機會,為“嵊州小籠包”正名?

  嵊州小籠包再受關注

  10月18日,央視國際頻道《走遍中國》欄目全方位介紹了嵊州小籠包,嵊州小籠包的影響力在一夜之間暴漲。特別是在當前鼓勵創業的形勢下,開家小籠包店一年的平均收益在15萬元左右甚至更多,這對中西部欠發達地區的年輕人而言,具有不小的吸引力。

  對此,嵊州市農民培訓學校負責人李康義感受很深。他說,節目播出后幾天,要求學藝的報名電話被打爆了,全國各地都有咨詢者,有的還要求立即過來。

  “下期小籠包制作技藝培訓打算在11月6日開班,現在嵊州本地已報了100多人,外地人也報了100多個,嵊州本地兩個班、外地兩個班都排得滿滿當當了。”李康義說,和以往培訓不同的是,這次培訓要求學員全部打“嵊州小籠包”的品牌,培訓結束后,學校還要對學員店面開展跟蹤服務。

  “全國人民對嵊州小籠包這么感興趣,以前從來沒有過。”李康義說,我們要抓住這次機會,一方面提升行業形象,另一方面打品牌。

  為“嵊州小籠包”正名再被提起

  目前,嵊州有5萬人在全國各地經營小籠包,從東北到海南,從上海到西藏,到處都有嵊州人的小籠包店。當年因為怕“嵊州”沒人知道,店門口就掛上了“杭州小籠包”的招牌。然而在天南海北闖蕩的嵊州人心里一直有個心結,希望有一天能把小籠包的名字改回來。

  “現在全國人民都知道了‘嵊州小籠包’,我們何必還要再打‘杭州小籠包’的牌子呢。”這是一個在北京做小籠包的嵊州人的心聲。

  在北京做小籠包的嵊州人有2000多家店面。10月18日晚8點,40多個在北京的嵊州小籠包人聚在一起看完了電視節目。

  仙巖鎮西鮑村的王曉東在北京已做了10年小籠包,他很有抱團意識,幾年前建了一個嵊州小籠包QQ群和微信群,在北京做小籠包的老鄉如果遇到什么困難,都可以通過這兩個群進行交流。央視節目播出后,這兩個群的交流更加熱烈。“當然,中心議題仍然是‘正名’。大家在群里紛紛議論,這么多年了,叫‘杭州小籠包’叫得太憋屈了,名不正言不順的。”王曉東告訴記者。

  在江蘇宿遷做小籠包的朱少平也有同樣的感受,“我們都希望把‘杭州小籠包’改成‘嵊州小籠包’,全國有5萬家杭州小籠包店,大家一起改過來,想想也自豪。”

  童黎明在天津做了20年小籠包。他說,央視節目播放后,全國人民都知曉了這是嵊州小籠包,我們要光明正大地打出“嵊州”的旗號。

  成立行業協會為小籠包正名

  “我們想單獨成立一個小籠包行業協會。”這幾天,嵊州市商務局商貿科科長錢東海忙著籌備協會成立的事。作為具體分管小籠包經營的負責人,《小籠包闖出大世界》在央視播出后,他在思考小籠包的明天。

  “以前小籠饅頭專委會是嵊州市餐飲服務行業協會下面的一個社團組織,現在我們把它上升到一個獨立的行業協會,利用協會把散落在全國各地的小籠包經營戶團結起來。”錢東海說,協會成立后,第一件事就是給小籠包正名,把“杭州小籠包”更改為“嵊州小籠包”,然后統一提升行業形象、服務和環境衛生,政府出臺一些扶持政策;在每個省、市、區設立分會,大家有什么想法和困難,可實時開展交流探討;同時做好小籠包制作技藝培訓和創業的引導工作。

  事實上,對小籠包產業,嵊州市政府部門一直支持有加。早在2007年,多部門就共同制定了《嵊州小籠包子行業協會標準》,從面食到餡料、形狀、蒸制過程等,作出了統一標準,嵊州小籠包也從此開始規范化經營。

  ■相關新聞

  5萬嵊州人在做小籠包

  歷經20年的發展,嵊州小籠包已在全國各地“四處開花”,尤其是在早餐市場中占據了一席之地。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越來越多的嵊州人涉足小籠包行業。據記者了解,去年嵊州總人口70余萬人,其中18~55歲的青壯年40余萬人,而目前嵊州市有5萬左右的人員外出經營小籠包生意,這意味著在嵊州青壯年中,每8個人就有一個人在做小籠包。

  當然,在不同城市不同地段,小籠包的售價差別也很大,每籠從4元~10元不等,但一年辛苦下來,大多數人人均經濟收入在10萬~20萬元之間。這對于文化程度不高、缺少致富門路的農民而言,無疑是個不錯的出路。

  “小籠村”一年“籠進”千萬元

  徐林江是剡湖街道禹溪村最早外出做小籠包子的村民之一。1986年年初,徐林江夫妻跟著姐夫南下廣西做小籠包和饅頭等小吃,當時每籠小籠包售價為3角5分,年底一算,賺了近一萬元。

  “20年前,一個‘萬元戶’比現在的百萬家產更讓人自豪啊。”徐林江回憶起當初的創業歷程,仍對小籠包充滿感情。

  轉眼到了1990年,這一年徐林江夫妻倆竟足足賺了10萬元。回家后,他們用這筆辛苦錢建造了一幢4層小洋樓,當時在周邊村鎮都引起了不小的震動,也起到了典型的示范作用。從此,禹溪村外出做小籠包的人越來越多,他們帶著一副蒸籠闖天下,藏著滿身鈔票回到家。“在廣西柳州的一條街上,我們禹溪村人開的小籠包店就有10多家呢。”徐林江自豪地說。

  禹溪村黨支部書記屠興招告訴記者,禹溪村309戶村民,60%的人外出做小籠包,“小籠包經濟”已成為村民主要收入來源。據保守統計,近幾年來,每年小籠包為該村帶來1000萬元以上的凈收入。

  禹溪村的小籠包業只是嵊州小籠包業的一個縮影。在嵊州,很多孩子長到18歲,如果沒有考上大學,一般都會跟著父母、兄嫂或親戚外出做小籠包,邊打工賺錢邊學手藝,等三五年技藝成熟后,就自己“另立門戶”開出“分號”,這種“父子店”“夫妻店”“兄妹店”等四處開花,分布在不少城市的街頭巷尾。

北单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