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零食美食聯盟

辣條入喉,攪拌青春,泵入糞渠

TALKNEXT2019-11-21 13:31:37


在衛龍辣條步入規范化生產、品牌形象積極的新時代,將辣條”“青春”放在同一個語境下討論的確難以理解。但正如便利店的陰暗小角,再也搜不出你最愛吃的“心太軟”“北京烤鴨”,你就會有諸如


“不是所有的辣條都是那個味兒”


的嘆詠。



放一起談,真不過分。




敢死隊


研究發現,對辣的感覺,是以痛覺的形式存在,但諸如這些違反常識的科學探索,普通人多數會對之漠然。在他們眼里,兩者只有一個共同點——刺激。


這種味蕾的沖擊則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而所謂對健康的顧慮在那時根本不存在,我們難以具備從賣相中推測制作工藝與產品質量區別的能力,除非發霉了。所以回溯過去,作為消費者的我們,的確有種神農嘗百草的壯烈感。


在拿著1塊5就能縱橫小學班的年代,除了對風味的選擇,也要學會貨比三家。這里一塊錢的北京烤鴨,對面馬路的小賣部估計五毛錢就能收尾。



看圖猜味


一日,趁著探望恩師,想光顧一下仍然營業的小賣部,那款“唐僧肉”硬是沒搜到。


“你好,請問有沒有一排排的唐僧肉辣條賣。”

“早沒了。”




蘿卜青菜


“不是每一包辣條都能讓你吃到急性腸胃炎,

也不是每一包辣條都能讓你吐完一地后,

還能揣出五毛錢,

吼一句:“再來一包。”


一份食品,不論包裝,主要要素大抵也只有幾類:形相、味感、香氣,也即是常說的“色香味。”而辣條常用的模版、調配的香味,通過數學規律自由搭配,形成產品端琳瑯無垠的蔚為大觀。


“辣條風味連連看”


因此,每次隨便涉獵所謂新款式的辣條,可能會有種“吃著衛龍味的心太軟”的錯覺。這很正常,經過數年征伐,也別想有什么新鮮感,而辣條獨有的風味是其橫掃大江南北、沖出祖國的東方神力,用不著什么大變化。


讓你吃到不像辣條的辣條,才是令你可怕的,你也不需要這樣的新鮮感。


但正如標題而言,衛龍辣條真的不是我心目中的辣條代表。只有經歷過患難的生死之交,才能令我執筆載入史冊。沒錯,為了這幾包,那天我吐了一晚上。


吐完后,封面上那倆小毛孩就沒忘過




如今,我鄰居早已拉下小賣部的閘門,而街巷旁的便利店,在紙箱里不斷搜刮,沒能再見仍然殘留印象的味道,新生者卻空留一種陌生感。


或許沒有一個時期,讓我們駐足,花上十足的耐心,享受辛辣香味的應接不暇,單純追求屬于官能的重度刺激,不屑的吼上一句:


“衛生?去他媽的。”


我光顧我鄰居的時候,那堆磚還沒壘起






北单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