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零食美食聯盟

辣條、山寨“飲料”、烤腸,農村孩子可以不吃了嗎丨社會科學報

閱讀補丁2019-11-16 07:30:21

本文內容來源:社會科學報(ID:shehuikexuebao

作者:?彭亞拉/教授 陳桔葒 劉莉 楊柳

“閱讀補丁”經社會科學報授權轉載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閱讀補丁”不持任何特定立場。版權歸作者及原媒體所有,若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閱讀補丁”將會妥善處理。

導讀:中國正處在實現全面小康社會的沖刺階段,是實現“中國夢”第一個百年大業的關鍵時期。兒童是國家的未來,他們的健康是“健康中國”的必要條件。根據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我國14歲以下兒童2.21億,農村兒童1.4億,留守兒童902萬。然而,兒童食品安全問題多次敲響警鐘,農村地區尤其是短板。保護兒童,提高農村貧困地區兒童健康水平,打破貧困代際傳遞,對扶貧攻堅至關重要。

原文:《解決農村兒童營養與食品安全問題》

作者: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 彭亞拉/教授 陳桔葒 劉莉 楊柳?


  2013~2016年間,課題組先后前往江西石城,湖南湘西,河北阜平、藁城,四川美姑、山西呂梁五省六縣的12所農村小學,對小學生的膳食營養與食品安全狀況進行調研與試驗研究,調研地區多數是貧困地區,我們的數據來自5000多個樣本。


農村兒童營養與食品安全狀況堪憂


  農村兒童吃劣質零食,零食衛生安全沒有保障。在被調查的貧困農村仍然有30-44%的留守兒童。留守兒童的父母出于對孩子的補償會給孩子每天1-2元零花錢,而這些錢多數被用來買零食。調研發現農村兒童最常吃的零食有“辣條”、棒冰、山寨“飲料”、烤腸等。我們在學校內和周邊的小賣部購買了50多種小零食,查證生產廠家,發現30%信息虛假。這些劣質小零食中,僅“辣條”類就多達30多種,且均產自村鎮的小作坊。對30余種“辣條”的簡單分析發現,其提供的營養素極有限,一些產品加入的化學添加劑多達22種,平均每種零食添加了9.25種食品添加劑。山寨和過期產品無處不在,我們在一家學校門口的小賣部買到5種“辣條”類零食,其中2種是過期產品,農村市場兒童零食的質量安全狀況極為堪憂。

  


  我們分析發現“辣條”類零食的平均鈉含量過高, 如果一個3歲的孩子每天吃一包(100克)辣條,吃進了鈉鹽推薦量221.5%。一個6歲孩子每天吃一包辣條,攝入鈉鹽推薦量的172.33%。一個10歲孩子每天吃一包辣條,攝入鈉鹽推薦量的129.5%。而有的小學生一天吃3包“辣條”,常此以往改變孩子的口味,增加慢性病的發病風險。?

  

  農村銷售的劣質零食衛生狀況堪憂,45.68%的小學生表示有過因吃零食而不舒服的經歷,39.51%的學生因為吃辣條而肚子痛、拉肚子;13.58%的因吃冰糕不舒服;即使不舒服,仍然有53%會繼續吃劣質零食。

  


  以零食代替正餐,影響營養平衡。不少農村小學生會以零食代替正餐,這種情況甚至占到了40.74%。由于被調查兒童中經常吃零食的占52%-73%,每天吃零食的頻率在一次以上有54.32%。有的留守兒童一天3-4包辣條,這會減少正餐的攝入,影響營養平衡。

  

  沒有良好的衛生和安全習慣,加大疾病風險。我們觀察到許多農村小學生吃飯前不洗手,吃零食前基本不洗手;幾乎所有被調查小學校都沒有洗手熱水。冬天冷,學生們不愿意洗手,久之形成不良習慣。由于實際條件的限制和習慣,學生很少喝水,有些孩子喝生水。最讓我們吃驚的是孩子們用非食品級的塑料袋裝饅頭等食品,甚至把用五顏六色的塑料袋裝著的食物,直接放到蒸屜里面加熱。常此以往,會對健康造成損害。

  


  農村學生用餐不規律、偏食,這會使國家的“營養改善計劃”效果打折扣。調查發現,由于留守兒童疏于照顧,學生居住離學校遠等原因,小學生不吃早餐的情況比較常見,也有偏食的情況。有的不吃雞蛋、不喜歡喝牛奶,許多學生偏愛重口味無營養的零食,致使國家在西部貧困地區實施的“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和“蛋奶工程”等的效果打折扣。根據調查的數據,江西、湖南、四川等地貧困縣的被調查小學生的BMI(體質指數,衡量營養與生長發育指標)不合格率達27-39%,其中90%是營養不良,貧困地區兒童的營養不良問題仍然嚴重。



家庭、學校、社會三大原因


  農村食品安全監管難度大。第一,許多貧困農村地處偏遠,鄉鎮一級又無專門的食品安全監管機構,無專職有專業技術的監管人員;生產和銷售劣質產品的小作坊和小商販流動性大,很難監管到位,農村地區成為便宜劣質食品的傾銷地。第二,盡管教育部有規定學校不能設立小賣部,但偏遠的學校特別是有住宿的學校為了解決學生們的簡單生活需求還是在學校設了小賣部;同時幾乎所有學校的門口周邊都有專門針對學生的小賣部,吃零食是兒童的天性,便宜的、重口味的零食對小學生們有很大的誘惑力,學生們的偏愛使銷量很好,促進了劣質零食的生產和銷售。

  


  農村家庭和學校膳食營養與食品安全教育缺失。目前我國貧困農村地區年輕勞動力出外打工是一種常態,留下許多留守兒童,留守兒童多由祖輩隔代監護。監護人的受教育程度低,普遍在初中以下水平,其中一所學校監護人的受教育水平90%小學以下。農村監護人對劣質零食的危害缺乏認知。對465名農村兒童監護人進行食品安全與營養認知調查,個別問題的認知率僅為5.2%。

  

  此外,在農村,小學基本沒有營養與食品安全的課程,由于家庭和學校相關教育雙重原因,學生們的相關知識極度缺乏。知識的極度缺乏,體現在行為上是判斷能力低,自我規避食品安全風險、自我保護的意識和能力低,成為劣質食品的犧牲者。

  


  以上不衛生,不安全的狀況在農村很普遍,會加大農村兒童食源性疾病和成年后慢性疾病的風險。


多方解決農村兒童食品安全問題


  治理源頭、高筑壁壘、供給好的零食。食藥監局應與工商局、公安局等多部門聯動,追查源頭,將此類食品的各級零售商、尤其是被檢出食品安全問題的生產商全部納入治理范疇,嚴加監管。

  


  為了保護兒童安全消費零食,可借鑒國外的“改善零售食品環境指數”,以此來評價學校周圍兒童食品銷售狀況,并建立“兒童食品安全保護區”。在兒童保護區內增設營養食品準入標準,高筑壁壘,使劣質兒童零食無法進入市場。此外,政府應輔以鼓勵性政策,引導優秀兒童食品生產、流通與零售企業建立“校園超市聯盟”。逐步改變農村兒童零食市場“劣幣驅逐良幣”的態勢。

  

  依法治理,建立兒童食品專項法律、法規和標準。兒童和成年人相比,器官的發育尚不完善,對有毒有害物質的耐受程度低。我國兒童食品安全領域的監管法律及標準尚不健全;在添加劑方面也沒有單獨的規定,3歲以上兒童的食品標準和要求大多數仍沿用成人的食品安全標準,尚未出臺針對兒童零食的標準,對兒童這個特殊群體的保護極為不利。我國可以借鑒美國、日本等國家專為兒童設立食品法律、法規、標準的經驗,亦應將針對兒童和青少年的食品銷售和廣告納入監管范圍,從而防止因營養與食品安全問題導致的兒童健康損害。

  


  加強素質教育,開展營養與食品安全學校教育。(1) 將膳食營養與食品安全教育嵌入到“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中。自2011年來實施的“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已經惠及3600萬貧困學生,項目取得了巨大成功,改善了貧困學生的營養與生長發育、健康狀況。但是農村學生對于營養與食品安全認知低,飲食不良行為等制約“計劃”的成效。可以在“計劃”中設立專門項目,撥出專項資金來實行營養與食品安全教育;這樣還可以像解決“有米無鍋”問題一樣,帶動社會公益力量,實行膳食教育。對準貧困學生的膳食安全教育,也是精準扶貧的有力措施。(2)將膳食教育列入義務教育學科目錄中,開展兒童營養與食品安全學校教育。將膳食教育列入義務教育學科目錄中,給出專門課時,培訓專門老師,使膳食教育成為素質教育的最基本教育,推動食品安全教育成為國民教育的一部分,尤其對農村貧困地區意義重大。

  


  推動我國《膳食教育法案》出臺,確保每一個孩子的基本素質。就食品安全而言,低素質的生產者生產不出安全的產品,低素質的消費者也不會選擇營養和安全的食品。而食品生產者與消費者如果沒有相應的食品安全素養,食品安全問題就得不到根本性改變。營養與食品安全學校教育著眼于教育未來的食品生產者和消費者,把治理食品安全問題與素質教育結合起來,以法律保障,將膳食教育作為最基本的素質教育。對于防止產生大量低素質人口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文章原載于社會科學報第1601期第2版,轉載請注明出處,文中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


推薦閱讀

韓少功:什么是經典,如何讀?

丁仲禮:什么是公平的減排方案?

劉禾:我們被洗腦,所以承認自己是半文明

錢理群:大學里絕對精致的利己主義者

北大物理系俞允強老師的公開信

唐國均:教育要特別關注女生

李玫瑾教授談家庭教育(視頻完整版)

插圖來源:互聯網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版編排:后二樓

關注教育和思想碰撞,長按二維碼可識別

農村兒童營養及食品安全狀況堪憂

北单推荐